首页

杨兴刚-“天路”带头人

时间:15-09-08 11:12 责任编辑: 来源: 点击:

湘西泸溪巴斗山“天路”的带头人
         ——杨兴刚的“苕事”
 
  笔者三上湘西自治州泸溪县巴斗山,听人们说起老兴支书(兴隆场一带人们对杨兴刚的昵称)时,听到最多的是一个“苕”字。比如:老娘叫他“苕儿”、老婆骂他“苕背时的”、兄弟管他叫“苕哥”、女儿称他“苕爹”、外甥叫他“苕舅舅”、村民也有称他“苕人”的……原来,老兴这个“苕子”用了8年时间,带领村民靠炸药、钢钎和肩挑、背驮、手刨,修通了一条长达14.2公里、通往巴斗山的“Y”字型天路,其间“苕事”不断。


△荷锄的杨兴刚对之片大山有一种使命感
 
  巴斗山多了一个修路的“苕人”
  “巴斗山,离天三尺三”,高高的巴斗山千百年过去了,连一条上山的好路都没有,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穷得叮当响。因为穷,156户,678人的村子,有340多人到外面打工。和乡亲们一样,早些年杨兴刚也出去挣钱,行走湘、鄂、渝、黔边区,做耕牛买卖,兼做本材生意,是一个心思活络的牛客。而且赚了点小钱,攒下了10多万元家产。
  如果他就这样过下去,小日子兴许过得不错。但他不是一个简单的牛客,而是一个心思活络的牛客。而且是一个有想法的人。牛客走过串寨,见得多,想法也多。看到别的村寨修了路,有了产业,农民富了,生活好了,他就会联想到巴斗山和自己:巴斗山的出路在哪里?我就这样做了一辈子牛客吗?一次又一次地与外村比较,一回又一回地内心琢磨,他明白了巴斗山穷的根源——穷在路上,想要富,先修路。
  1999年早春,巴斗山村要换届选举了。老兴在会上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通电、通水、造林。选干部就要选能给大家伙办事的。
  这时,有人说闲话了:“修巴斗山的路,说得比唱的还好听。你能修通,这支书就让你当好了!”尽管他不是党员,也有不少人反对,但多数乡亲认为他说的有理,投票选了他当村支书。
  人生能有几回搏。杨兴刚太要强了,在这场赌气中,他把自己的一切都押上了。从此,生意场上少了一个牛客,多了一个修路的“苕”人。
 
  老婆女儿骂他:“你真是苕登头了!”
  巴斗山的路所以叫天路,一方面是因为巴斗山山高、坡陡、弯多、崖险、路长,另一方面是因为修路征占田土补偿的工作难度太大。
  村主任陈春生说,老兴鬼主意多。那段日子里,他鼻子也灵,只要人家有点小病小痛或丁点小事,他都掏钱买点点心、糖果、奶粉送到家里,和人家拉关系,说软话,建立感情。一夜、两夜、三夜……10  天半个月过去了。有的经不起他们的软缠硬磨,碍于情面,答应只要其他人同意,自己也没意见了。
  1个月过去了。大部分人家点头同意了。但是有一户梁姓的人家特别强硬,死活不松口,成了“钉子户”。有人给老兴出主意,这家有个儿子还没对象,你和他家开个亲,也许能成。
  为了修路,老兴豁出去了。既没与大女儿商量,也没问老婆意见,就把大女儿许给了这家人做儿媳。回到家里,老婆和女儿一起骂他:“你真是苕登头了,这样的事你也做得出来!”这门亲事,后来因女儿和老婆强烈反对没成。说起这件事,大女儿生莲至今耿耿于怀,泪水涟涟。

  就这样,经过30多个夜晚的苦口婆心,坚持不懈,占田地的事算是有着落了。
 

△ 三杨兴刚带领巴斗山村民修“天路”
 
  他对老婆说:“要我莫修路,除非我死了!”
  工程进展一天比一天快,需要的钱也是接二连三。家里人都晓得,只要有钱,杨兴刚都会毫不犹豫地用来修路,像防贼一样防着他。
  当时,老兴家里在信用社还有30000多元存款,老婆交代在信用社工作的外甥,你不能让你舅舅取了这钱,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能动。有一天,老兴到信用社取这笔钱,外甥告诉他,舅娘讲了,这笔钱不让你取。
  为了从老婆那里套取存款,他甚至求自己的二哥,谎称要为儿子盘媳妇,向弟媳借钱。他二哥经不起他的纠缠,真的向弟媳借了30000块钱,转手就送给老兴修路去了。
  还有一次,老兴从床上的被子里找到了2800元,他一声不响地用到工程上去了。这是他老婆为儿子和女儿读书积攒的学费,老婆知道后和他大吵了一场,拿着锄头要和他拼命。没了学费,儿子、女儿含泪辍学,到沿海打工去了。为了这事,老婆大半年不和他讲话,不给他煮饭,不给他洗衣服。
  为了修路,天晓得他做过多少荒唐的“苕”事。
  有一次,实在没办法了,老兴想到了讨钱。2002年5月25日,他头戴草帽、身着烂衣,来到了某旅游古城向过往行人讨钱。一个上午,仅有一个好心的老人给了他5块钱后,还骂了他几句:“年纪轻轻好吃懒做,你为什么不学好?你站在这里讨钱,哪个会可怜你?!”
  8月,修路到了紧要关头。帮巴斗山村打了几个月风钻的锡瓦村村民刘明进,因老兴拖欠的工钱迟迟兑不了现,便偷偷跑地跑到了龙兴冲水库边一家碎石场做工去了。杨兴刚连忙跑到碎石场,当地跪倒在叫自己舅舅的远房外甥刘明进面前,喊道:“明进爹!你一定要救我啊!没有你打风钻,我就搞不成事了”
  这一声“爹”,让众人感到十分滑稽,哄然大笑。刘明进满脸通红地扶起老兴,难为情地说:“舅舅,你别这样啊。快起来,我跟你去就是了。”
  四面楚歌、焦头烂额的老兴也火了:“离就离。要我莫修路,除非我死了!”
  儿子杨广劝母亲说:“娘,莫和爹吵了,他要修路就由他修好了。爹的压力太大了,搞不好他会变苕的。”到了这个份上,老婆也拿他没办法。对他又怨、又恨、又心痛、又无奈。但吵归吵,修路的时候,老婆带着孩子和亲戚们无怨无悔地完成了村里分给他们家里的最难最重的任务。他们一家修路投入的义务工多达1200多个,折合工钱多达2万多元。
 

△路通了,巴斗山村的产业发展得红红火火,图为养殖大户陈国好在放羊

  许多人都记得,公路竣工通车时,老兴支书的老娘坐在农用车头,高兴地竖起大拇指,对着儿子喊道:“苕儿啊,你赢了!
 
    与本文的相关文章推荐

    最新更新

    视觉焦点

    新闻排行

    1. 【河南】新县葛根从“土疙瘩”到“金
    2. 【新疆】垃圾分类成生活新时尚
    3. 【北京】五年投入7340万支持农村妇女创
    4. 【云南】临沧市:描绘乡村振兴美好蓝
    5. 【天津市】北辰区发挥人才作用推动乡
    6. 【四川】今年将在贫困地区新建150个现
    7. 【河北】阜平:科技引领确保脱贫产业
    8. 【吉林】涓涓清水惠民生——吉林省持
    9. 【重庆】石柱:玉岭村贫困户变身产业
    10. 【青海】脱贫攻坚铿锵行——湟中县脱